找回密碼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41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厄瓜多爾財稅改革引發大規模抗議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0-16 20:04:4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0月13日,基多街頭一片狼藉。
10月13日,防暴警察在厄瓜多爾首都基多與抗議者對峙。
抗議民眾“占領”首都
胡安·奧斯庫從他的農場出發,花了6個多小時,靠徒步和搭順風車跋涉近百公里,終于到達厄瓜多爾首都基多。連續3個晚上,他都睡在市中心龐大的國有建筑“文化之家”外的木制長椅上。這里是數日內抵達首都的成千上萬名抗議者的臨時營地。
“我們站起來,用統一的聲音說:‘夠了,總統先生!’”奧斯庫告訴美國《華盛頓郵報》。這名自耕農來自基多南部高原地帶的土著社區。
10月14日,基多街頭的抗議示威仍在繼續。厄瓜多爾總統莫雷諾2日宣布將進行一系列改革,包括增稅、放寬勞動法、削減公共開支,并削減已實行數十年之久的燃料補貼。這引發了全國范圍的抗議活動。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這些緊縮計劃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施以援手的條件。由于10年來的高支出財政模式和國際油價下跌,產油大國厄瓜多爾如今債臺高筑,面臨640億美元的債務和100億美元的年度赤字。莫雷諾計無所出,向IMF申請了42億美元的緊急貸款。
為了滿足IMF的要求,政府取消燃油價格補貼,導致最主要的汽油品類價格從每加侖(約合3.79升)1.85美元驟升至2.39美元,柴油則從1.03美元升至2.3美元。油價牽一發而動全身,恐慌和投機導致全面的價格飆漲,包括木瓜在內的商品價格翻了一番,甚至更多。
從安第斯山脈的城鎮、村莊到亞馬孫雨林深處,飽受貧困和公共服務不足之苦的厄瓜多爾土著人被激怒了。美聯社稱,成千上萬的舒阿爾人、薩拉古羅人、蓋丘亞人等原住民涌入首都。在數千名抗議者的支持下,他們在“文化之家”、鄰近的國家公園和3所大學中安營扎寨。
首都的街道和農村的高速公路被抗議者封鎖,他們占領了政府大樓、油田、水處理設施和一座水電站。據英國《衛報》報道,10月3日,莫雷諾宣布全國進入為期60天的緊急狀態,并于7日將政府南遷430公里,搬到港口城市瓜亞基爾。
截至12日,安全部隊與抗議人群的沖突已導致5人死亡,數十人受傷,至少680人被捕。官方估計損失超過10億美元。
形勢嚴峻,但莫雷諾拒絕恢復燃油補貼。《華盛頓郵報》指出,前總統科雷亞多年的過度支出已令國家破產,如果向抗議者讓步,對莫雷諾“糾偏”的努力將是重挫。
“有必要糾正嚴重的經濟錯誤。”莫雷諾說。
抗議者想“接管”國家機構和油井
在一家劇院外,戴紅色橡膠鼻子的小丑給大笑的孩子們唱了支歌。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他們頭上盤旋。
志愿者們把果汁和三明治遞給剛從亞馬孫雨林趕來的舒阿爾人。他們中的一些人以黑色油彩涂面,緊握手工雕刻的木質長矛,站在“文化之家”的臺階上俯視示威人群。
幾個街區之外,一群年輕人在向警察投擲石塊。10月11日下午,大批示威者聚集在國民議會大門外,直到被催淚瓦斯驅散。《華盛頓郵報》稱,手持棍棒和石塊的年輕人試圖占領立法機關,他們幾乎每天都要試一次,甚至幾次。
在持續的抗議示威中,首都的機能基本停止了。《衛報》稱,原住民還襲擊了雨林里的油井,關停發電機,趕走石油工人,迫使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出口產品停產。厄瓜多爾國家石油公司宣布,其原油出口遭遇了“不可抗力”的影響。
“我們已接管(國家)機構和油井,現在,瓜亞基爾和基多一無所有了。”亞馬孫土著領袖馬爾隆·瓦爾加斯抵達“文化之家”時,向媒體記者們宣布。
“這個國家必須恢復平靜。讓我們坐下來談談。”11日,莫雷諾通過國家電視臺呼吁談判。
“我差不多有8天沒開張了。我們關門了,什么都賣不出去。”51歲的店主珍妮·波維達對美聯社抱怨,“誰都沒權利破壞公物。我們有權工作,他們應該讓我們工作。”
“如今,所有東西都在漲價。”27歲的電影專業學生豪爾赫·洛扎諾告訴美聯社,他支持抗議活動,因為他出身于農村,家庭在溫飽的邊緣上“掙扎”。
46歲的法學教授瑪利亞娜·云貝往鼻孔里插了兩根棉簽,以防被催淚瓦斯嗆著。在她看來,這個國家擺脫經濟困境的辦法不是讓窮人掏更多的錢過日子,而是叫富人繳納更多的稅。她告訴《華盛頓郵報》,在她生活的玻利瓦爾省,土著農民沒有水利設施種植玉米和土豆,也沒多少牲畜;超過40%的兒童營養不良,許多人月生活費不到30美元。取消燃油補貼后,巴士司機把從農村到省會瓜拉蘭達的車費從兩美元漲到了4美元。
“不幸的是,國家尚未制定政策來引導經濟資源,使土著人和農民擺脫貧困。”云貝說。
土著人“為保衛領土而戰”
《華盛頓郵報》發現,基多的抗議者將營地打造成了微型城鎮,各種功能一應俱全:有照顧嬰兒的托兒所,大一點的孩子另有地方玩耍;為了保護婦孺,男性和女性示威者各自有休息區;醫學生和志愿者送來食物、飲料、衣服和衛生紙等日用品;垃圾被分類回收。
11日下午,公園里洋溢著過節般的氣氛,人們躺在草地上,小販們出售烤豬肉、雞肉串和香腸。“文化之家”里,抗議者需要休息時,就裹上毯子,躺在桉樹枝鋪成的床上。
大劇院是這里最大的建筑,蓋丘亞人在這兒焚燒桉樹葉,紀念死于示威的抗議者,死者中包括一名土著領袖。
抗議者俘虜了8名警察。10月10日的追悼會上,被俘的警察被迫抬著一口棺材。美聯社稱,死者據說是在沖突中被殺的土著活動人士。早些時候,一名警察被迫以國旗披肩、戴上土著人的帽子,被俘的唯一一名女警擦拭著眼淚。這兩名警察似乎沒受到傷害,他們在10日晚間被釋放。
“未來一片黑暗。”經濟分析師費爾南多·馬丁對美聯社說,“希望雙方都能意識到,他們正在傷害自己和國家。這對厄瓜多爾不好。”
《華盛頓郵報》稱,莫雷諾的政治地位嚴重動搖,但似乎沒有被立即趕下臺的危險。莫雷諾一直擁有軍方和國家機構的支持,還得到了美洲國家組織和諸多拉美國家的聲援。
“我們認識到,厄瓜多爾政府在促進良治和促進可持續經濟增長方面作出了艱難的決定。”10月1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宣布,“我們將繼續與莫雷諾總統合作,支持民主、繁榮和安全。”
不過,莫雷諾有理由擔心。工會、婦女權益組織和學生都在抗議他的緊縮方案,更需警惕的是,占該國人口多數的原住民站出來扮演了示威活動的核心。《華盛頓郵報》指出,土著不止一次驅逐過這個南美國家的總統,上一次是在2005年,時任總統古鐵雷斯為履行和IMF的協議采取緊縮措施,結果引發數萬人抗議,致使議員們投票罷免了他。
土著的領導核心是厄瓜多爾土著民族聯合會,瓦爾加斯是該組織的主席。他說,其他人反對政府的改革,而他們更進一步。
“我們為保衛我們的領土而戰。”他告訴《華盛頓郵報》,政府用來安撫IMF的措施,導致土著領土上開采石油和礦產的活動增加,“不尊重土著人的集體權利”。除非政府取消緊縮措施,不再將土地出售給石油和礦業公司,否則瓦爾加斯拒絕與政府對話。
削減燃料補貼直接影響到農村的土著農民,增加了他們把貨物運送到收集站的成本。奧斯庫對《華盛頓郵報》說,這就是他們趕來首都的原因。
“汽油價格上漲,社區(居民)的收入就會減少。”他對莫雷諾隔空喊話,“我們來到這里是為了我們的權利。你要是不喜歡這個主意,就別當總統了。”

6e993b1bae765fa849b645e461702da4.jpg (46.5 KB, 下載次數: 4)

6e993b1bae765fa849b645e461702da4.jpg

6e993b1bae765fa849b645e461702da4.jpg (51.57 KB, 下載次數: 4)

6e993b1bae765fa849b645e461702da4.jpg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1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1 反對反對
厄瓜多爾華人網微信公眾號:echuaren

厄瓜多爾華人網咨詢中心微信號:21435079

歡迎關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厄瓜多爾華人網    

GMT-5, 2019-12-4 02:41 , Processed in 0.19527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中国排球联赛